【行业分析】CAR-T治疗三巨头(Juno、Kite、Novartis)各有千秋

4

近日从圣地亚哥2016年ASH会议上传来不少好消息,特别是Kite正式命名了其首个报批FDA生物制品的KTE-C19产品:十分拗口的“axicabtagene ciloleucel”,并有望在2017年获得FDA批准成为首个上市的CAR-T疗法。诺华则计划在2017年初向FDA提交CTL019生物制品许可申请,也有望在2017年获得FDA批准。Juno由于近期多起神经毒性致死事件,使其申报的速度变得落后起来。

不过Juno的JCAR017在复发、难治的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(DLBCL)患者中获得了积极的疗效。在接受单剂量5×107细胞(剂量水平1)的20个疗效可评价患者(包括一个具有滤泡性淋巴瘤3B级)中,总反应率为80%(N = 16/20),包括12个(60%)完全缓解(CR)患者。在以剂量水平1治疗的22名安全性可评价的患者中,未观察到严重(3级)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(CRS),但14%的患者(N = 3/22)经历了3-4级神经毒性。最常见的治疗紧急不良事件是中性粒细胞减少(100%)、食欲降低(36%)和疲劳(32%)。接受剂量水平2(1×108个细胞)的患者CR达到100%(N = 2/2),安全性评估均未发生严重的CRS或3-4级神经毒性。

与Juno的JCAR017相似,Kite的axicabtagene ciloleucel表现也十分抢眼,客观应答率为79%,其中CR率为52%。而且,入组的111个患者,有110个患者的CAR-T细胞被成功制备,101个患者接受了治疗。从93名随访至少一个月的患者来看,最常见的3级(严重)以上不良事件包括:63%中性粒细胞减少、40%白细胞减少、29%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、26% 血小板减少、19% 脑病、17%低磷血症、17%的淋巴细胞减少。3级以上的CRS和神经毒性分别为13%和29%。由于会议上报道了有3例治疗相关死亡,导致Kite的股票收盘时下跌-4.7%。

像Kite的KTE-C19在淋巴瘤中注册的Zuma-1试验一样,Novartis的CTL019  Eliana研究也产生了积极的临床反应率。虽然安全性已经成为FDA审批这些新型技术的重要考量,但诺华确认CTL019将在明年初提交,与Kite公司并驾齐驱地将第一个CAR-T产品市场化。但对Novartis来说,真正的亮点是其产业化CAR-T产品的能力。

宾夕法尼亚大学的Stephan Grupp博士星期六在ASH会议上提交了Eliana研究的中期数据,他说这个临床试验是CAR-T产品中真正全球化的第一个。它运送至了位于北美、欧洲和亚太地区的25家医院。相比之下,Kite的Zuma-1临床试验中的CAR-T细胞仅限于在美国使用,虽然分布在23个不同的地点。 Grupp博士说,CTL019是在诺华位于新泽西州Morris Plains的制造工厂生产的,并运往各个国际地点,在物流和患者管理方面诺华都进行了当地的特定培训。

从投资者的角度看,是更希望看到一个大型制药公司的CAR-T细胞制造是否在商业规模上能够克服学术研究的生产局限问题。诺华之前的CAR-T细胞制备失败率曾经高达26%,但在Grupp博士的研究中,81个入组的病人中只有5个的CAR-T细胞失败,显示出了积极的迹象。

然而,在多中心临床试验中,无论是Eliana还是ZUMA-1,都出现与单中心相比临床反应率下降的问题。不过Grupp博士最新的多中心临床数据所显示的82% CR率,与单中心的93% CR率相比,已经十分值得鼓舞了。

文章来源:生物谷Bioon.com